接待监委视察 地方官员有苦说不出

2019-08-16收藏量914497人已阅

接待监委视察  地方官员有苦说不出

监察院长王建煊痛批监委残害忠良、也指控不少监委巡视地方时接受招待。王的自走砲被认为压垮监委同意权行使的最后一根稻草。不过,某位曾在地方政府担任一级主管的民进党干部却颇为赞同王的讲法。他说,每次监委下乡巡视时,当时他们都有苦说不出;有时候招待监委吃饭,还得编说这是地方促进观光之用,请他们赏脸。

该人士表示,对于这些地方官员来说,可以弹劾公务员的监委权力真的很大,不敢轻忽。每次下乡,地方官员都战战兢兢、抱着资料準备考试一样。有时候监委临时想到沙洲视察,还要马上安排交通等工具。有时监委临时起意,要查某个案件,副县长还得带队到台北,一排坐好乖乖备询。

他说,监委视察时,还有接见陈情的桥段。要真的没有人来请愿时,监委们还会不高兴,认为地方政府没有好好努力宣传。所以,事前他们就得先安排:这个乡镇2个人、那个乡镇2个人上来等等。

至于请客、吃饭那就不用讲了。该人士表示,监委们都会说不能接受招待。所以,巡视完后,地方政府就得找名义安排,例如说,这是本县最近推出的观光美食,请监委们赏脸、到餐厅提供意见。有时候,监委问起这一桌丰盛的大菜要多少时,明明是上万元,还得说只有3千元。监委听了很惊讶说,「才3千元,这幺便宜,台北要上万元咧;下次要带家人来吃」。这时候,他就得把一旁的科长拉过来说,「科长,这个你负责,下次委员来,你就找他好了,包在他身上,一桌3千元」。